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by クローバ  at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   |  page top ↑

栖月

栖月


第一章
“虽然得救了,但是你也太乱来了,竟然在昨晚那种大暴风雨中进到这种深山里来!”对面的男人一脸不理解地埋怨我。“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不过,我只记得我想要避开那棵被雷击倒的树,之后的事就完全想不起来了……”我轻抚着包着洁白纱布的胳膊,友好地冲发着牢骚的男人微笑。“只受了那点伤还算是幸运,你到底为什么要到那种地方去啊?”男人无视我讨好的微笑,继续他的唠叨,“你是山脚下的村里的人吧?你的家人和恋人一定很担心你。”恋人?恋人!从那天起,这个词对我来说只是一个奢侈品。笑容从我的脸上隐去,“不,我的恋人在一年前——……”
“吱呀——”房间的门被打开了,进来了一个人“栖月——?”我不顾身上的伤,冲上去一把抓住她的手,我怕她再次在我的眼前消逝。“你怎么了?她是我的妹妹啊,就是她在山里发现晕倒的你的。”妹妹……我惊讶地盯着面前这个和栖月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子,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对……对不起!”意识到自己的失礼后,我急忙松开手,“她——长得非常像我死去的恋人。”“死……死了?”“恩,我来这里是来找‘附身天使’的,他们也许就是杀死栖月的凶手。我要杀掉害死她的‘附身天使’!”“‘附身天使’吗?喂喂,那是不可能的!你所说的‘附身天使’是那个吧?人类出生之后一定会有一个看不见的相对的‘附身天使’存在。当那个人在遇到困难或十分脆弱的时候,相对的‘附身天使’便会拼命地将力量从空中传送给那个人。可以说‘附身天使’就像是人类的守护神一样。不过,听你的意思是说那种‘附身天使’好像会对人类不利?”
“——也许是相对的‘附身天使’想尽快转生为人类吧?”刚才在一旁一直没出声的女子表情平静地说,“我听说转生是有‘顺序’的,人死了以后,那么相对的‘附身天使’便会转生成为人。”“胡说什么啊!守护人的‘附身天使’并不应该有那种强烈的欲望吧!”男人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的妹妹,“而且一切只是传说而已。”
“我一开始也是这么想的,但是,这之前,我看到了有深灰色羽毛从这个森林里飘出来,栖月曾经说过与她相对的‘附身天使’有着深灰色的翅膀。她的死是无法解释的,村里最年长阿婆说只有‘附身天使’才能做出那种事。我想在这山里也许会发现一些线索,但是,如果什么也没有发现的话,……那么我就只能放弃了。”我紧紧地握住自己的拳头,低下头,我不想让别人看到我的泪。“因为要报仇,所以要找到‘附身天使’?”男人若有所思地说。
我抬起头,露出微笑:“恩,十分感谢你们救了我,我叫柯特,请问,你们两人的名字叫什么?”“哎?名字,啊…啊,是啊!……呃,我叫约翰,她叫莎利。”男人脸上又出现了奇怪的表情。在报名字的时候,他好像很踌躇。“你的脚上的伤比较严重,现在回村里是很吃力的。你就好好地在这里修养吧!”男人殷勤地说。“啊…啊,谢谢……”我应着,心里却在奇怪他刚才的表情。



第二章

森林清晨来得特别的早,也许是不习惯陌生的环境,也许是心事太重,我起得比以往早。天气很好,我决定去森林里走走。
走在幽静的林间小路上,仰头看着四周的参天大树沐浴在初秋清晨的柔和阳光里,侧耳倾听着在林间自由飞翔的鸟儿的轻柔歌唱,我觉得昨晚的暴风雨就好像是假的一样。正当我沉浸在清晨带来的美好感觉的时候,身后传来灌木丛里细小的声音。我猛然回过头,发现莎利站在我身后不远处的灌木丛里。真的很像啊!太令人吃惊了!刹那间,我还以为是栖月站在那儿。
“你……你是来摘果实的吗?或者是……找我有什么事……?”我尴尬地问她。她什么也没说,只是把头转向旁边,连一眼也不看我。我在心里叹了一口气,肯定是我昨晚冒昧的举动让她讨厌我了。我转过身,向森林的更深处走去。可是,莎利却一步不离地紧跟着我。我突然停下脚步,转过身,“你找我有什么事啊?”莎利的视线移向一边,面无表情地说:“……跟着我,省得你再受伤。”“……谢谢,可是我已经没事了,我就只是想到处走走而已。”我见她一直没把视线转过来,就把头凑过去,“请问,你为什么和我说话时总不看着我啊?。”“啊……”她尖叫了一声,马上背过身去。就在她转身的一瞬间,我看见她的肩膀上露出一条绷带。
我不好意思地道歉:“我并不是有意想吓着你的。我想向你道谢,因为你哥哥说是你救了我。”“我们不是兄妹……”她没转过头,接着说道,“……你说要找‘附身天使’,可是你知道他们长得什么样吗?你恐怕没见过吧?”“没见过”,我老实地回答,“但是他们后背上应该长着翅膀,可能他们还长着一张丑恶的脸吧!”“是吗?还有呢?”“你是不是觉得我的想象很怪?可是,在栖月的病发作得最痛苦的那天,‘附身天使’将我们全部都关在了村中!打给城里的医生的电话也全部接不通,无论怎么向外走都会返回到村里。整个村子好像被某种看不到的东西完全覆盖住了。栖月从小就患有重病,但是无论多么痛苦她都自己一个人忍着,但是,那时她却紧紧抓着我的手不放,当村子终于恢复到以前的状态之时,她已经……”激动的我冲着莎利大吼,“…你知道,她有多么痛苦吗…!我绝对不会原谅为了顺利转生而害死栖月的自私的‘附身天使’的!”“对不起……”我好像听到莎利轻声说道,但是她为什么要道歉呢?一定是我听错了。“与栖月相对的‘附身天使’并没有转生”,莎利抬起头迎着林间的清风,“为了自己的愿望而故意伤害人类的行为是不会得到人和神的原谅的。在世界终结之前,他们将永远地做‘附身天使’,即使翅膀已经散落,即使原有的能力已经不复存在。所以,他们为了能顺利转生而不受到惩罚,就用这种间接杀害的方式。”
“你们在聊些什么啊?”我们的对话被约翰打断,没等我们回过神,约翰拉起莎利的手,“对不起…我想借莎利用一下,我要和她商量一下今天的午饭的事情。”我看着他们渐渐消失在一片泛着柔和绿色的树丛中的身影,心里有一种莫名的不安。突然一阵狂风袭来,凛冽的不像是初秋的晨风,锐利得像一把刀子,在我的脸上划出了一道伤口,血……慢慢地渗了出来。心中的不安更加强烈了。

第三章

我并不知道之后莎利遭遇到了什么。
约翰粗暴地拉着莎利穿过荆棘丛生的林间小路,回到了他们的小屋。约翰把莎利避到了墙角,对着她大吼:“——你不要说你不该说的话!如果被他察觉到什么的话,那该怎么办?你不要妨碍我!你要我说多少遍你才明白!”他把手靠在墙上继续说:“受了那种伤,还不能令你明白吗?我们已经没有时间了。……不过他的伤正帮助了我们,你和我也许会同时转生为人类。只要你别再妨碍我,……你听见了没有?!莎利厌恶地扭过头,一把推开约翰,向门外冲出去。
不安的我顺着原路慢慢地走了回来,走到小屋前时,看见莎利站在一棵高大的桉树下,美丽的脸庞上滑下大滴的泪。
“莎利……?”我试探地问,“你……怎么了?”我不想再吓到这个表面沉默寡言,其实温柔善良的女孩了。莎利快速拭干泪,但没有说话也没有转过身。我再一次地看见她肩上的绷带,刹那间,我突然想起昨天晚上我快被大树压死时的情景。
“昨天,当那棵大树到下来时,我想这样一来,我便可以去陪伴栖月了,可是我现在还活着。那时,好像有人用力将我撞了出去,所以我才没被压在大树下面。我竟然现在才想起来!……你!是你吧!是你救了我吧!为什么要隐瞒?你肩上的上的伤也是为了救我才……”我的声音因为激动而颤抖。莎利转过身惊恐地看着我,“不是的!我……我只是路过那里发现了晕倒的你而……而已。”见我紧跟上来,莎利转身向屋后的树林里跑去。我想追上去,可是脚上的伤在这个时候疼痛起来,使我一下倒在地上。看着莎利快要隐没在树林中的身影,我绝望地喊了一声:“栖——月……”莎利听见了,她突然停了下来,看见我倒在地上,一时不知所措。“没……没事”我强装笑脸,“那是你脚边的白色小花的名字。那……那是我任意为你取的名字,对不起,你也是有自己的名字的,你也不希望成为别人的影子……但是,感谢你救了我!我从心里感谢你!”
莎利站在晨曦中,脸上露出了从来没有对我展现的笑容,但是她的眼中却写满了哀伤。
又一阵狂风袭来,从我身边吹过的风就像一把把厉刃,割着我的脸、手。这不是普通的风!因为它只吹我一个人。莎利想冲过来解救我,我大喊:“又来了,和刚才一样!莎利,别过来!我没事……”
风住了,“柯特!你没事吧?”莎利跑过来,关切地问。我艰难地从地上坐了起来,突然我发现地上有两根深灰色的羽毛,“莎利……你看……那……”还没等我说完,莎利马上打断我的话,小声说:“‘附身天使’要袭击你,以你现在的状况是无法逃回去的。你要小心。”她还偷偷地递给我一把短小的匕首。说完,她站起来,转过身,背对着我。袭击?难道……?
狂风再一次袭来,卷起地上的落叶和灰尘,我抵挡不住来势汹汹的风,又一次跌倒在地上,灰尘迷住了我的眼。等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约翰站在我的身上,背后展开了一对翅膀,深灰色的翅膀,是他……!他居高临下地看着我,好像死神,他那深灰色的翅膀发出刺眼的光芒,那光芒把我包裹了起来,使我无法动弹。“柯特……”我听见莎利在喊我的名字,可是我看不到她,约翰把右手一挥,一股气流冲了出去,我的直觉告诉我莎利被那股气流冲开了。“‘附身天使’是根本没有名字的。我们只以翅膀的颜色来相互召唤,因为我们有着能够转生的身体,所以那时,我们才会有自己的名字并得到新的肉体。但是,为什么……为什么你要任意用新的名字来呼唤我的同伴?!”约翰用恶狠狠的眼睛盯着我,“你……这家伙,我要杀了你……!”我觉得自己好像被什么东西勒住了脖子,喘不过气来。原来,他就是我要找的“附身天使”,是他……是他杀了栖月!我要为栖月报仇!我慢慢地用快要僵硬的手抽出莎利给我的匕首,用尽最后残存在身体里的全部力气把匕首投向那个自私的‘附身天使’。“匕首?凡人伤不了我,你要不要再试试?!”约翰的翅膀被扎出了一个洞,他拔下匕首丢给我,恶狠狠地再次想发动进攻。
“快……快跟我走”莎利拉住我的手腕,将我拉出那层光的包围。

第四章

我们在林间的小路上飞奔,任凭带刺的灌木在腿上划出一条条血痕。渐渐地,我感到头晕目眩,突然,一条枯萎的树根把体力不支的我绊倒了,“柯特!”莎利把我扶到悬崖边的一棵高大的榕树下,去找水了。从层层叠叠的树叶缝隙当中泻下一缕缕的阳光在我身上交织出斑驳的影子,在空气中折射出梦幻般的颜色,让我以为自己已经到了天堂,到了有栖月在的地方。
“……水,喝吧!你?没事吧?柯特?”莎利用自己的手为我捧来泛着晶莹光芒的水。想起刚才约翰说的话,我一把抓住莎利的手,水霎时间变成了纷纷扬扬的水珠,在空中划过美丽的弧线最后地掉落地面。“看着我,告诉我!你为什么和那个自私的‘附身天使’在一起?告诉我真相!”我一边激动地问莎利,一边在心里拼命地否定自己可怕的推测。
莎利站了起来,把背上的翅膀展开,“我……是他的朋友,不,是……同类,我并不是人类,我也是‘附身天使’,与你相对的‘附身天使’!……我打破了常规,打破了‘附身天使’绝对不可以离相对的人类太近的常规。无论我多么努力,我的祈求都不能实现。因为我喜欢的人类有一位可爱的恋人,而我还是想独占他,于是我就祈求他的恋人死去。”莎利痛苦地跪在我面前,“对不起……柯特,害死栖月的是……我,是我借助了深灰色翅膀的他的力量,而覆盖村子的是我的翼之光。所以,我一直无法正视你,无法对你笑!”她把我抓着匕首的手抬起,“……你杀了我吧!就这样杀了我吧!我从来就没有奢望你能原谅我。”我看着她那带着血迹的白色翅膀,颤抖的手怎么也不能把雪亮的匕首扎进她的身体。
“好感人的场面啊……真的很感人哟!”约翰站在榕树的一根树枝上,轻蔑地看着我们,“停止那种没有任何回报的相思吧!你跑去救他,伤到了翅膀,‘附身天使’的翅膀就是生命本身!所以如果这样下去你就什么都不是了。”约翰飞下来对着莎利说。“我不会让你伤害柯特的,我无法挽回过去的错,但我至少可以赎罪,我要代替栖月守护柯特!”莎利挡在我面前。“那好,我就成全你!”约翰掐住莎利的脖子。
“不要……”我冲过去把匕首深深地扎进约翰的胸膛,殷红的血顺着匕首,顺着我的手流下来,染红了白色衬衣。“你……你……”约翰用惊悚的目光看着我,最后他微微一笑,霎然消失在空气中,只留下在林间一遍遍盘旋的声音,“不要忘记……你……也是……凶手,你的手上也……粘有鲜血,你是不会得到幸福的……”
“谢谢你……柯特,当你叫我栖月的时候,我真的很开心!我觉得我好像已经成为了你的恋人。但是我是绝对无法成为你的恋人的……”莎利的脸上再次露出了哀伤的微笑,“真的谢谢你,还有……再见!”她纵身一跃,跳下了悬崖,就像被太阳追消失在暗中的月色一样,莎利消失了,像花瓣一样的翅膀消失了,只留下漫天飞舞的白色羽毛。
我伸手接住一根白色羽毛,它在阳光的照射下发出夺目的光芒,栖月,害死你的“附身天使”已经死了,而与我相对的“附身天使”也消失了,可是无论如何,我怎么也无法憎恨她……所以,栖月,原谅我——我怎么也无法忘记她悲伤的笑容,无法忘记……像白花一样的与我相对的“附身天使”是犯下罪行的我的另一位……恋人……
突然,白色羽毛发出一道柔和的光,我仿佛看到莎利,不,应该是栖月,另一位栖月,在云端冲我温柔地笑,不再有悲伤。当我回过神的时候,发现不知什么时候,白羽毛变成了一只通体雪白的小鸟。
“是栖月吗?”我抚摸着它的羽毛,抬头望着飘着淡淡的云的天,轻声问……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by クローバ  at 17:10 |  其他已完結 |  comment (0)  |   |  page top ↑
Comments
Comment Form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