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by クローバ  at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   |  page top ↑

藥師寺涼子怪奇事件簿(偽) 涅槃抄 第一章

藥師寺涼子怪奇事件簿(偽) 涅槃抄

1
时间进入七月,季节也随之转换到了夏季,虽然摆脱了饱受热岛效应的混凝土和沥青丛林的东京,跑到南国一年四季适宜旅游的小岛来,照样还是摆脱不了夏天紧紧跟随的脚步。
站在Harbor View Hotel 这个豪华壮观,看过就让人难以忘怀的都市酒店面前,我显得非常寒碜,廉价的西装被我脱下,搭在手上,即使穿的是浅色的衬衫,在冲绳正午的阳光下,还是让人热得喘不过气。伸手松了松领带后,我决定站到门廊去继续等候。
哦,对了,差点忘了自我介绍,我叫泉田准一郎,年龄三十三岁,目前单身,职业是警察,官阶是警部补,隶属于警视厅刑事部参事官室。
而那位让我久候多时才从酒店大堂悠闲走出的女性,名叫药师寺凉子,年龄二十七岁,独身,与我这个默默无闻的寒碜小公务员不同的是,年纪轻轻的她,已经是隶属于警视厅刑事部参事官室的警视,而且东京大学文科第一类组应届毕业,法学院应届毕业,各科成绩均为优等,在学期间通过司法考试、外交官考试与国家公务员甲等特考,这种让凡人望尘莫及的履历自然让她成为CAREER中的CAREER。加上全日本最大保全公司JACES的社长千金的身世家境,更让警界上下对她敬畏三分。如果你以为她只是一个花瓶,那就大错特错了,她接手的案子,别说是平常不干实务只是开会搞人际关系的CAREER无法想象,就连我们这些担当所有实务NONCAEER都不能与之比肩。当然,她的坏脾气也是出了名的,即使带了数件显赫的功绩从国际刑警组织凯旋回国,也仍然让警政署把她视为“樱田门的人形原子炉”。这位连吸血鬼也会吓得退避三舍的最大麻烦制造者的名号也因此传遍日本政界的高层。
“走吧”,我的上司戴上了太阳镜,表情轻松地迈开两条纤长的美腿,完全不顾及头顶上的烈日,径直朝酒店门口走去。
一失去门廊的遮蔽,亮得发白的阳光立刻毫无保留地撒满全身,脚底下的沥青路升腾起来的热气足以把鞋底烤穿。
“那个,我可以提个问题吗?”被太阳烤得快八分熟的我,终于还是忍不住开了口。
“那要看你问什么了”美丽的魔女突然停住脚步,一转身,双手抱胸,“想问什么,说来听听。”
“那个,请问有什么重要的事吗?非要在这个时候出门?”
“当然是有重要的事情才出门的。”
“那么……”
“我们当然是要去调查冲绳的民间文化咯。”
“我说,您确定您没有弄错我们的身份?我们隶属的可是警视厅,不是文部省。我们此行的目的,是为了保护即将到访参观冲绳文化保护成果的考里尔共和国的总统阁下,而不是调查冲绳的民间文化。”
“那有什么关系,反正考里尔共和国也是相当重视自己文化,不放弃一切手段来保护‘他们’文化遗产的国家。我这么做,也只不过是表示一下对考里尔共和国的敬意而已。”
考里尔共和国前身是东亚的一个半岛小国,从唐朝时期就在政治,经济,文化上深受中国的影响,甚至有些东西直接照搬照抄地拿回去。古时候,就相当于一个被保护国。不过,经过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托了北美某个大国的福,经济开始飞速发展。经济的发展并不能填补考里尔共和国对文化历史的强烈需求,于是,他们开始挖掘,翻找故纸堆,甚至不惜以古代神话传说来对抗他国古代史料文献,不放弃一切手段来加厚这个半岛小国的史书厚度。可能因为是在历史上被日本统治过,甚至在国名上被日本做过弊,所以虽与日本是近邻,但两国关系并不十分融洽。
“那么,您的调查,具体地来说……”
“具体的来说,就是去吃苦瓜炒豆腐。”
“哈?”难道不能在我们入住的那个酒店吃吗?虽然很想这么说,但对于生活在如亚马逊丛林般残酷的日本公务员世界里的我来说,忤逆上司带来不了任何好处,所以我最后还是决定把后半句话吞进了肚子
“泉田君”凉子似乎看穿了我的心理,她摘下墨镜,伸出右手食指在我眼前左右晃了两下,“那些被官方化而放进博物馆的并不是一定是能永久保存的文化,只有融入平民生活,成为平常生活的一部分的,才是别人永远无法夺去无法伪造的真正文化哟。”
“这样的话,从您嘴里说出来,还真是……一种奇迹啊……”
“我的存在本身就是一个奇迹”,完全无视我的吐槽,女王陛下自信地戴上墨镜,继续向前行进,“你应该为能侍奉这样一个上司而感到荣幸”。
“就是这里!”女王陛下突然停住了脚步,一手指向掩映在一片绿色中的琉球风建筑。
“怎么看不像是饭店,倒像是普通民宿,难得您也会来过这样的小店面。”
“我没来过。”
“哈?”没来过?可为什么一副熟客找对门的模样?当然,这种情况下,还是一声不吭地跟在女王陛下之后比较明智。
“难道你不相信我超人的判断力?”
“不敢……”我识相地走到门边,替女王拉开了小店的门。
从进入这家小店开始,就觉得被众多复杂的目光注视,如果那些目光都能化作利剑的话,此刻我早就成马蜂窝。我很明白这些目光的含义,一般来说,身边有这么一位拥有在全世界来说都属稀有的美腿的美女陪伴,那绝对是一件惹人慕和嫉妒的事。可惜,我身边的并不是美神维纳斯,而是战神雅典娜,不,与其说她是雅典娜,不如说她是潘多拉来的更合适,若是那些目光的主人知道这不是上帝派来的天使而是撒旦派来的魔女,恐怕加诸在我身上的就是同情和怜悯的目光了吧。
服务生拿着点菜单离开,我绞尽脑汁猜测着上司此番的真实目的,最后还是认命地放弃,正当不知道找什么话题开口的时候,魔女却主动出声,“你怎么不继续发问了?”
“有些事情,您想说的时候,自然会告诉我,您不想说的,我再怎么问,也问不出来。”
“切”微微撅起嘴,用手托着下巴,我的上司把视线转向窗外,“真无趣,呐,我说泉田君,你就没想过,也许你向我撒撒娇,我会告诉你也不一定。”
“哈?撒娇?这对一个33岁的公务员来说,似乎有点……而且……”
“而且?”
“而且,您也不像是一个会因为别人撒娇而妥协的人。”
女王的视线继续停留在窗外的红树林上,如大理石雕像般的侧脸上却流露出一丝意味复杂的微笑。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by クローバ  at 16:59 |  涅槃抄 |  comment (0)  |   |  page top ↑
Comments
Comment Form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