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by クローバ  at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   |  page top ↑

金元宝与碎银子 第二章

第二章 张半仙机关难算尽 金元宝相逢命中人

时光飞逝,如白驹过隙,一晃已是十八年,金家的一双儿女也已经长大成人,而金员外和花夫人,依然把他们当成掌中宝,心头肉,经常找人祈福算命。这一日,花夫人在房中又与金员外商量起来。
“我听陈员外的夫人说,城南那边的隆庆街有一位神卜,能掐会算,人称张半仙。”
“哦~真有那么灵验?”
“陈员外家的货船在江南翻船的事你总听说了吧?”
“这个倒是知道,听说损失了一大笔钱呢”
“本来这次押货,陈员外想亲自去的,可他夫人,在临行前去张半仙那里为他卜了一卦,大士说他相公今年命犯太岁,不可南下,不可近水。陈夫人就死活没让他去,才逃过了这一劫。”
“果然这么灵验,那我看也得找他给咱们两个孩子算一算。有事也避一避,没事就最好,求个安心。”
“嗯,不错,我看你明天带上元宝,顺带拿上多多的年羹八字,找这个张半仙卜上一卦去。”
“好,好,好”
一夜无话,这第二天一大早,金员外便来到书房找他儿子,准备去隆庆街。可巧,女儿多多也正在哥哥这里插科打诨,听得爹爹要带哥哥外出,却偏偏不带她,不乐意了。扯着爹爹的袖子一个劲地撒娇道:“爹爹,今次也带上我吧……”
“我和爹出去,你凑什么热闹,小丫头,一边待着去”元宝立刻打断了她的话。
“死元宝,臭元宝,看我下次还帮不帮你写先生的作业!”
“死丫头,告诉你多少次了,不许叫我元宝!!!”
“就叫,就叫,就叫,死元宝,臭元宝……”
“好啦,好啦,多多,你个女孩子家的,出去干啥,要被你娘亲知道了,我又该吃不了兜着走了”
“爹爹,你偏心!”见爹爹不愿意,多多心想只好使出杀手锏了。她一面向外走,一面自说自话:“既然这样,那我就去告诉娘,上次啊,爹爹你把五十两的一张银票藏鞋子……唔……”
看女儿越说越大声,金员外急忙上去把她的嘴捂住,低声道:“嘘……嘘……小姑奶奶,别闹了,别闹了,这要让你娘亲听到,我……我……”
多多瞄了一眼急得满头大汗的爹,得意地开起条件来:“想要我保密么,也简单,这次您就带我一起去吧,爹爹。”
犹豫了一会,实在拗不过女儿的软磨硬泡,死缠烂打,金员外只好放弃挣扎,开始讨价还价:“带你去也可以,但是,你必须答应我两个条件。”
“没问题”看爹爹松了口,自己有机可乘,多多急忙满口答应,“别说两个,就是两百个也没问题!”
“好,第一,你要跟我们出去也成,但一定要做男装打扮。”
“可以。”
“第二,出去之后,不能跟陌生人说话,我和你哥哥说话的时候,你也不许插嘴,免得让人看出破绽来。”
“是,爹爹大人。”多多开心地转过脸,对着元宝扮了一个大鬼脸。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by クローバ  at 17:08 |  金元宝与碎银子 |  comment (2)  |   |  page top ↑

金元宝与碎银子 第一章

BL預定,非BL人士請注意避雷
第一章 不惑年老树发新芽 仲夏夜龙凤喜成双

正值仲夏时节,少不得天气闷热,即使傍晚的风,抚在人脸上也传来一股燥热不堪的感觉,周大爷手搭凉棚,望了望西边被夕阳燃得通红的落霞,自顾自地嘟囔道:“怕是要下场雨,这暑气方肯退去一点啊……”内院里急急地奔出一个小丫头来,“周大爷,夫……人……夫人怕是要生了,老爷让你紧去找个稳婆来”
……
傍晚的雷雨冲散了京城内喧闹的气氛,行人急匆匆地寻地避雨,随着一声闷雷过后,城东北角一座大院落里传来婴儿的啼哭声。一会儿,就看到一个胖硕的身影滚到了院子中央,匍匐在地上,“咚咚”地磕着响头,溅起水花无数,一边磕一边虔诚地祈告:“大慈大悲的观音菩萨,我金家终于有后了,我金家终于有后了啊……”

続きを読む »

by クローバ  at 17:06 |  金元宝与碎银子 |  comment (0)  |   |  page top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