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by クローバ  at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   |  page top ↑

寫在開頭的話

一時打了雞血,於是開始翻譯東野的小說《天使之耳》
本來想在本家的blog里放的,但是思考再三之後,還是決定新開一個分家
順便把那些坑也一起堆在這裡,希望什麽時候自己突然有興致了,好方便更新
但還是有些話必須說在前頭

此blog內的翻譯僅是本人娛樂之用,版權歸屬原作者,任何人不得無斷轉載或用於商業用途
如有任何違反版權之行為,與本人,本blog無關


此blog內的非翻譯的文字作品,本人享有對其的版權,任何人不得無授權轉載或用於商業用途
如有任何違反版權之行為,本人保留追究其法律責任的權利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by クローバ  at 16:44 |  未分類 |  comment (0)  |   |  page top ↑

藥師寺涼子怪奇事件簿(偽) 涅槃抄 第一章

2
吃完冲绳的特产——苦瓜炒豆腐,确切地来说,女王陛下只是尝了一口,然后吧剩下的一大盘推到我面前,要求我全部吃完。在我表示吃不下之后,女王立刻一副受人辜负的表情,故意提高声调:“难得关心一下不下,没想到好意竟然没人心领,呐,泉田君,你好冷淡哟......”
不知作何反应更为恰当的我,突然意识到我们现在的状况在店内其他男性眼里定是另外一番情景。魔女似乎看出我已了解状况,满意的眼神中闪过一丝狡黠的光芒。

背上承受着全店男性顾客包括店员店长的怨恨目光,我如坐针毡,以生平最快的速度将面前的东西倒入胃中。
本以为女王满意地走出店门,我的劫数也将暂告段落。但却不知道,一出门就迎来最不想听到的一声招呼:“哟~~~泉田兄~~~~”

我嘴角微微抽动了两下,还是不得不转身微笑着回应那个拖着皮箱,以少女漫画经典的个人慢动作镜头向我奔来的男人:“哟~紧身啊不,岸本君,你怎么也到在这里?”

原本仅仅是一句普通的寒暄而已,而眼前这位紧身癖却像是找到了发泄的出口,开始连珠炮似的抱怨起来:“就是说啊,真是太过分了,把我这样的career打发到这样的小岛来,连连这周的《紧身美少女战士》都没办法看了,刚才下车后又迷了路......”

看到我身后伫立着的女王,岸本又哭着扑了上去,却被一掌拍倒在地,可他还是不甘心地抱住了女王的脚踝:“凉子陛下,他们怎么能这样?太过分了......”
by クローバ  at 22:34 |  涅槃抄 |  comment (0)  |   |  page top ↑

天使之耳 第三章

3
确认了屏幕上面的影像,加濑纪夫理解似的点了点头。看来是个令人满意的结果。既没有把没用的东西拍进去,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个影像很有震撼力。——因为无论怎么说这好歹是货真价实的事故现场来的。
纪夫开始热衷于摄像是在去年,进入大学之后。作为贺礼,他得到了一架摄像机。最初只是拍点小片段自娱自乐一下,不过之后渐渐地开始想制作属于自己的作品了。虽然这么想,但做电视剧的话很费事。他在那段时期内热衷的是在一发生事件之后立即跑去拍摄,然后自己进行编辑的新闻节目的制作。同时也试着加入字幕。
唯一问题就是,身边没有那么多能招来事件的潜在因素。因此,对于新闻里充斥着红叶季节来临,第一场雪的降临之类的报道,他非常不满。
就在这时,今晚的事故发生了。听到了“砰”地很大的声音,他打开窗户,就在不远处的交叉路口两辆车撞在了一起。纪夫得意洋洋地带着摄像机迅速去到了现场。因此拍摄到了警车呀救护车到现场,从事故车里把伤者就出来的影像。
——最了不得的是,他还拍摄到了事故发生的瞬间。
虽然很过分,但纪夫一边看着屏幕,一边陷入喜悦之中。画面里特写了信号灯和周围的情况。下意识地还拍摄了现场以外的场景。
——那么接下来,这么编辑这个部分影像呢?
围绕这个问题,纪夫开始认真考虑。
by クローバ  at 22:56 |  天使之耳 |  comment (1)  |   |  page top ↑

天使之耳 第二章

2
少女的名字叫御厨奈穗。被送去医院的男子是她的哥哥,好像叫健三。兄妹俩正在从邻市的亲戚家回来的途中。根据他们亲戚家的地址来判断,可以认定御厨健三是在花店街上自南向北行驶。
奈穗戴着浅色的眼镜,镜片后面的眼睛睁开着,不知情的话,怎么也想不到她没有视力。像瓷器一样的皮肤非常漂亮,完全就是一个美少女。
在小面包车上,阵内进行了对她的询问。
“发生了什么,我想你也应该知道了吧”阵内以尽量温柔的语气询问道。奈穗微微点了点头。
“还记得事故发生前的事情吗?”
“嗯”
“那时候你跟你哥哥有说点什么吗?”
“没有,刚从亲戚家出来的时候说过几句,事故发生前我们一直默默地在听广播”
就高二学生来说,她比一般同龄的女孩,说话方式远远来得直截了当。
在简单回应了她之后,阵内开始考虑下一个问题。以怎样的方式才能从这个眼睛不方便的女孩身上取得一些有用的信息。
“这个问题你可以以你的感觉来回答,你觉得当时你们车子的速度大概有多少?我觉得好像比较快的样子呢”才问出口,阵内就觉得这是一个挺傻的问题。速度是不是很快,这完全是取决于个人的主观感觉的东西。
虽然阵内这么反省着,不过奈穗却做了出人意料的回答。
“我想,时速大概在五十到六十公里之间吧。因为是在晚上,所以哥哥好像开得比较快”
阵内忍不住和金泽交换了一下眼神。
“你怎么会知道的呢?”金泽问道,“因为一直坐哥哥的车,所以根据震动和引的声音我能知道”奈穗若无其事地回答道。
就在这时,阵内问了一个更不在常识范围内的的问题。也就是问她,她认为当时信号灯是什么颜色的。然后即使这样,她也没有回答我不知道。
“我觉得是绿灯”她自信满满地回答。
“为什么这么认为?”
“就在发生事故前的一会,哥哥说了,好极了,是绿灯,上好时机了”
“好的,于是是绿灯对吧”对于该如何处理这样的证言,阵内很迷惑。她自己应该无法确定当时就是绿灯的。

続きを読む »

by クローバ  at 15:17 |  天使之耳 |  comment (4)  |   |  page top ↑

栖月

栖月


第一章
“虽然得救了,但是你也太乱来了,竟然在昨晚那种大暴风雨中进到这种深山里来!”对面的男人一脸不理解地埋怨我。“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不过,我只记得我想要避开那棵被雷击倒的树,之后的事就完全想不起来了……”我轻抚着包着洁白纱布的胳膊,友好地冲发着牢骚的男人微笑。“只受了那点伤还算是幸运,你到底为什么要到那种地方去啊?”男人无视我讨好的微笑,继续他的唠叨,“你是山脚下的村里的人吧?你的家人和恋人一定很担心你。”恋人?恋人!从那天起,这个词对我来说只是一个奢侈品。笑容从我的脸上隐去,“不,我的恋人在一年前——……”
“吱呀——”房间的门被打开了,进来了一个人“栖月——?”我不顾身上的伤,冲上去一把抓住她的手,我怕她再次在我的眼前消逝。“你怎么了?她是我的妹妹啊,就是她在山里发现晕倒的你的。”妹妹……我惊讶地盯着面前这个和栖月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子,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对……对不起!”意识到自己的失礼后,我急忙松开手,“她——长得非常像我死去的恋人。”“死……死了?”“恩,我来这里是来找‘附身天使’的,他们也许就是杀死栖月的凶手。我要杀掉害死她的‘附身天使’!”“‘附身天使’吗?喂喂,那是不可能的!你所说的‘附身天使’是那个吧?人类出生之后一定会有一个看不见的相对的‘附身天使’存在。当那个人在遇到困难或十分脆弱的时候,相对的‘附身天使’便会拼命地将力量从空中传送给那个人。可以说‘附身天使’就像是人类的守护神一样。不过,听你的意思是说那种‘附身天使’好像会对人类不利?”
“——也许是相对的‘附身天使’想尽快转生为人类吧?”刚才在一旁一直没出声的女子表情平静地说,“我听说转生是有‘顺序’的,人死了以后,那么相对的‘附身天使’便会转生成为人。”“胡说什么啊!守护人的‘附身天使’并不应该有那种强烈的欲望吧!”男人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的妹妹,“而且一切只是传说而已。”
“我一开始也是这么想的,但是,这之前,我看到了有深灰色羽毛从这个森林里飘出来,栖月曾经说过与她相对的‘附身天使’有着深灰色的翅膀。她的死是无法解释的,村里最年长阿婆说只有‘附身天使’才能做出那种事。我想在这山里也许会发现一些线索,但是,如果什么也没有发现的话,……那么我就只能放弃了。”我紧紧地握住自己的拳头,低下头,我不想让别人看到我的泪。“因为要报仇,所以要找到‘附身天使’?”男人若有所思地说。
我抬起头,露出微笑:“恩,十分感谢你们救了我,我叫柯特,请问,你们两人的名字叫什么?”“哎?名字,啊…啊,是啊!……呃,我叫约翰,她叫莎利。”男人脸上又出现了奇怪的表情。在报名字的时候,他好像很踌躇。“你的脚上的伤比较严重,现在回村里是很吃力的。你就好好地在这里修养吧!”男人殷勤地说。“啊…啊,谢谢……”我应着,心里却在奇怪他刚才的表情。


続きを読む »

by クローバ  at 17:10 |  其他已完結 |  comment (0)  |   |  page top ↑

金元宝与碎银子 第二章

第二章 张半仙机关难算尽 金元宝相逢命中人

时光飞逝,如白驹过隙,一晃已是十八年,金家的一双儿女也已经长大成人,而金员外和花夫人,依然把他们当成掌中宝,心头肉,经常找人祈福算命。这一日,花夫人在房中又与金员外商量起来。
“我听陈员外的夫人说,城南那边的隆庆街有一位神卜,能掐会算,人称张半仙。”
“哦~真有那么灵验?”
“陈员外家的货船在江南翻船的事你总听说了吧?”
“这个倒是知道,听说损失了一大笔钱呢”
“本来这次押货,陈员外想亲自去的,可他夫人,在临行前去张半仙那里为他卜了一卦,大士说他相公今年命犯太岁,不可南下,不可近水。陈夫人就死活没让他去,才逃过了这一劫。”
“果然这么灵验,那我看也得找他给咱们两个孩子算一算。有事也避一避,没事就最好,求个安心。”
“嗯,不错,我看你明天带上元宝,顺带拿上多多的年羹八字,找这个张半仙卜上一卦去。”
“好,好,好”
一夜无话,这第二天一大早,金员外便来到书房找他儿子,准备去隆庆街。可巧,女儿多多也正在哥哥这里插科打诨,听得爹爹要带哥哥外出,却偏偏不带她,不乐意了。扯着爹爹的袖子一个劲地撒娇道:“爹爹,今次也带上我吧……”
“我和爹出去,你凑什么热闹,小丫头,一边待着去”元宝立刻打断了她的话。
“死元宝,臭元宝,看我下次还帮不帮你写先生的作业!”
“死丫头,告诉你多少次了,不许叫我元宝!!!”
“就叫,就叫,就叫,死元宝,臭元宝……”
“好啦,好啦,多多,你个女孩子家的,出去干啥,要被你娘亲知道了,我又该吃不了兜着走了”
“爹爹,你偏心!”见爹爹不愿意,多多心想只好使出杀手锏了。她一面向外走,一面自说自话:“既然这样,那我就去告诉娘,上次啊,爹爹你把五十两的一张银票藏鞋子……唔……”
看女儿越说越大声,金员外急忙上去把她的嘴捂住,低声道:“嘘……嘘……小姑奶奶,别闹了,别闹了,这要让你娘亲听到,我……我……”
多多瞄了一眼急得满头大汗的爹,得意地开起条件来:“想要我保密么,也简单,这次您就带我一起去吧,爹爹。”
犹豫了一会,实在拗不过女儿的软磨硬泡,死缠烂打,金员外只好放弃挣扎,开始讨价还价:“带你去也可以,但是,你必须答应我两个条件。”
“没问题”看爹爹松了口,自己有机可乘,多多急忙满口答应,“别说两个,就是两百个也没问题!”
“好,第一,你要跟我们出去也成,但一定要做男装打扮。”
“可以。”
“第二,出去之后,不能跟陌生人说话,我和你哥哥说话的时候,你也不许插嘴,免得让人看出破绽来。”
“是,爹爹大人。”多多开心地转过脸,对着元宝扮了一个大鬼脸。

by クローバ  at 17:08 |  金元宝与碎银子 |  comment (2)  |   |  page top ↑

金元宝与碎银子 第一章

BL預定,非BL人士請注意避雷
第一章 不惑年老树发新芽 仲夏夜龙凤喜成双

正值仲夏时节,少不得天气闷热,即使傍晚的风,抚在人脸上也传来一股燥热不堪的感觉,周大爷手搭凉棚,望了望西边被夕阳燃得通红的落霞,自顾自地嘟囔道:“怕是要下场雨,这暑气方肯退去一点啊……”内院里急急地奔出一个小丫头来,“周大爷,夫……人……夫人怕是要生了,老爷让你紧去找个稳婆来”
……
傍晚的雷雨冲散了京城内喧闹的气氛,行人急匆匆地寻地避雨,随着一声闷雷过后,城东北角一座大院落里传来婴儿的啼哭声。一会儿,就看到一个胖硕的身影滚到了院子中央,匍匐在地上,“咚咚”地磕着响头,溅起水花无数,一边磕一边虔诚地祈告:“大慈大悲的观音菩萨,我金家终于有后了,我金家终于有后了啊……”

続きを読む »

by クローバ  at 17:06 |  金元宝与碎银子 |  comment (0)  |   |  page top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